【順豐官方集運】“不數論文!”破五唯,清華在行動


  ● 記者 張靜

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五唯頑疾是當前教育改革中最難啃的“硬骨頭”。

校長邱勇説:“清華到了新的發展階段,要靜下心來做真正關乎學校長遠發展的、有重要意義的事情。這些事情要花大功夫、花大精力才有可能向前推進。這些工作與短期顯性的成績沒有關係,與排名沒有關係,但這是清華大學必須要做的事。”它事關一所大學的辦學品位和長遠發展,再難啃也要啃下來

自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和2018年兩院院士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關於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以來,清華大學高度重視“破五唯”工作。2019年4月學校正式發佈了《關於完善學術評價制度的若干意見》,學校黨委多次研究部署,落實相關工作。全校多方齊心合力,圓滿完成這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要任務。

2020年3月,清華相繼發佈《清華大學研究生申請學位創新成果標準規定》(以下簡稱《規定》)、《關於進一步加強研究生學位論文質量全過程管理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修訂完善《教師聘任管理辦法》及執行規範系列文件,進一步回答了“破立”之問,將立質量放在建立符合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治理體系和價值追求的學術評價制度的首要地位。

“學道須當猛烈,始終確守初心”

“清華大學不再強制要求博士發論文”,2019年清華髮布的一則消息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降低對學生的要求”“嚴進寬出”“如何評價學習成果”……一時間眾説紛紜。

然而,受困於學位授予對論文發表範圍、數量的過度關注,學生們往往對研究領域中的“硬骨頭”望而卻步,更傾向於犧牲突破性和創新性,選擇那些在短期內可以發表論文的研究方向。長此以往,不僅降低了研究生培育質量,更對學校的學術文化、學術自信和長遠發展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響。

“不依據論文依據什麼”“發表論文數量會影響我們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其他評判標準會比論文數量更有客觀性麼”……改革啓動之際,師生們眾説紛紜。學位委員會副主席、制度組組長史靜寰介紹道:“大部分老師認為發表論文是進行學術訓練、提升學術道德、提高學術水準的必要環節,不要求論文數量會對學生培養產生負面的影響。可以看出培養好學生是我們共同的目標,因此制度建設的關鍵在如何將論文訓練與學生培養更好地結合起來,以往突出數量,現在更重質量。”

對此,清華大學以“提高研究生培養質量”為目標,“三破三立”,解決了評價什麼、由誰評價、如何評價等一系列問題,構建起一套清晰的學位評定標準制度體系。

在評價對象上,破“唯論文”,立“創新成果”。“創新成果”是研究生在學期間研究的實質成果與貢獻,學位論文是創新成果集中體現形式。學位評定標準中不再規定發表論文的範圍、數量,而是要求創新成果集中體現在學位論文中,達到與清華學術品位相一致的學術水平,符合清華大學博士、碩士畢業的要求。

物理系就提出,“不是簡單地按照SCI論文的篇數、引用數量的多少和刊物的影響因子來作為博士生的畢業標準”,全校36個分委員會全部實現評定學位不再“數論文”。2020年畢業生順利完成線上答辯,無一人因為發表論文數量不夠而不能參加答辯。

在評價主體上,破“唯論文發表期刊及評審人”,立“大學自身學術共同體”。規定發表論文的範圍、數量,是把學生學術水平的評價主權完全交給期刊及其評審人。邱勇在校學位評定工作交流會曾説:“一所好大學一定把學術看得很重,一定要把學術評價的權力抓在自己手上。”破除“唯論文”,就是要把學術評價權決定權收回到學術共同體。

電機系認為,“創新性的成果,必須經過嚴格、公正、獨立的同行評議,獨立性要體現在進行評議的同行在進行評價時,不受任何因素的影響”,而且他們提出為保證獨立性,雙盲評議是必要的。

在評價方式上,破“趨同化、數量化”,立“多元化、過程化”。不同學科、不同類型的研究生,培養目標不同,其創新成果的表現形式也不同,新的文件採取多元化評價標準,各分委員會按照各自學科特點、區分學術型和專業型學位,分別制定要求。

同時,以加強全過程管理、將把關評價過程前置的方式替代數發表論文數量的方式,從而進一步將評價過程科學化、合理化。《意見》要求院系加強研究生培養過程管理,發揮資格考試、選題報告、中期檢查等培養環節對學位論文研究的進展督促和質量把關作用,要求院系不把問題拖到最後,通過不斷校準培養目標和學位標準來保證學位論文質量達到學位授予標準。

精儀系對此深有感觸。“因為學科的差異性,我們系的不少師生從事面向國家重大需求的工程研究,更注重技術上的突破,不適合僅以論文發表數量或發表期刊因子來評價。”精儀系主任歐陽證介紹道。在本次改革中,精儀系根據學科特色,明晰了相關學術成果評定的多維化,大大鼓勵了那些敢於啃硬骨頭,堅持做工程技術突破性研究或是基礎前沿研究、但成果難於在短期內發表的學生,繼續坐住“冷板凳”,期待未來將有越來越多在卡脖子問題上取得突破性進展的研究成果。

歐陽證説:“學位授予不是一錘子買賣。我們還通過設置指導小組對研究生培養做全過程輔導與考察,及時反饋考察意見,並允許一定比例的淘汰和退出機制,確保守住學位論文質量和學位授予質量底線。”

“學道須當猛烈,始終確守初心。纖毫物慾不相侵。”2020年3月至6月短短4個月內,校級制度框架和各分委員會文件全部生效實施,為清華學位評定標準完善工作畫上了圓滿的句號。而對於學校研究生學術評價改革來説,這僅僅是個起點。未來如何,正如邱勇所説:“學位評定、培養人的問題,學風建設、學術評價標準問題,都需要下決心、守初心,同時要不受其他因素干擾。”

“教書育人是教師的第一學術責任”

“如果一位老師沒有學位,他有可能作為導師培養學生嗎?在清華的歷史上有華羅庚,現在計算機系還有一位很有名的教授沒有學位,專科畢業。20多年前,系裏接受這位教授,我認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全球創新學院院長史元春早年接受科學網採訪時的舉例發人深省。

如何結合學校學科佈局和研究領域的重要性,引進和留住真正需要的人才,為他們創造自由探索的空間,並落實到學生教育中去?清華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學校在《關於完善學術評價制度的若干意見》中明確提出建立重師德師風、重真才實學、重質量貢獻的評價導向;明確教書育人是教師的第一學術責任,把教書育人的投入與成效納入教師學術評價體系;強調學術共同體建設,推進學術生態和學術文化建設。

一項項落實、一條條推進,分批次、分試點,在充分吸收人事改革經驗、反覆徵求院系專家意見、凝聚共識的基礎上,清華大學形成了科學有效的《教師聘任管理辦法》和執行規範系列文件,建立了行政權力與學術權力健康互動的機制。

其中,教育教學第一次作為首要模塊對各級教師提出了不同的育人要求。擬引進的助理教授需在面向全院師生的報告過程中表現出良好的表達能力和教書育人的意願,並有義務參加教學能力相關培訓。而職級最高的長聘教授需要長期堅持本科生課程講授,開展高水平的教育教學,在教學學術研究、課程體系建設取得成績,並在思政教育、本科招生、創新創業、社會實踐等方面作出重要貢獻,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師德師風第一次列入明文規定,要求院系必須對聘任對象進行師德思政審查;小同行—大同行的審議制度也進一步完善。

承擔着本科生大學物理教學的物理系,一直都非常重視教師教學質量,並建立了基礎物理教學中心,由經驗豐富的教學系列教師組織研討、開展培訓,並針對不同院系需求和學生基礎推行了分層次教學。擔任本科生學業導師的教授,為學生提供大學學習生活等適應性方面的指導,這類教育工作也納入到服務工作量中。

“作為基礎學科,物理系的人才評價標準真正做到了與國際一流大學接軌。”物理系主任王亞愚介紹,“在人才引進、人才晉升方面,我們將定量評價轉為定性評價,主要考察學術貢獻。比如準聘評長聘,教師只要在過去五至六年時間裏做出一項重大突破或兩項在本領域內有影響的工作,就滿足基本要求。而成果影響力主要依靠國際同行評審,要求專家將這位老師與國際上相似年齡階段、相同領域的3至5位物理學家直接比較,判斷其學術影響在國際同行中的地位與發展前景,最後由系學術委員會對評審意見進行解讀評判。這樣的評價標準更加合理,並不比要求發表多少篇論文低。”

“院系教師聘任管理辦法立足環境學院多學科交叉綜合性的特色,是環境學科未來發展的指揮棒。”環境學院黨委書記劉書明説,學院面向國家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的戰略需求,以建立良好的學術生態和多樣的學術方向為目標,抓住學校學術評價制度改革的契機,希望打造科學的分類評價體系。因此去掉了所有量化考核指標,對環境科學、環境工程和環境管理等方向都制定了詳細的、強調質量的學術貢獻要求,尤其突出對學科關鍵問題的創新性貢獻,評審專家主要從國內外小同行中遴選,而非單純依據學科排名。

“在一片森林裏,有楊樹、松樹、灌木叢等植物,各物種同生共長才能形成一個良好的森林生態。學術生態也是類似,不能拿着評價楊樹的標準評價松樹和灌木叢生長情況。”劉書明説道。自2014年啓動相關改革以來,環境學科保持了良好的發展勢頭,國際排名持續攀升,得到了國內外同行的廣泛認可。

社科學院針對學科門類多、老教授多、留學歸國老師多、基礎和應用兼備等幾大問題,也廣泛徵求意見,強調不搞“一刀切”,“讓每一個聲音都能聽到”。老師們的主人翁意識明顯增強,學術氛圍更加活躍。

在院長彭凱平看來,社會科學具有強烈的意識形態和文化特色,所以學院學者做的工作和中國社會的需要和發展緊密結合。在社科學院人才評聘工作中,不看經費數,不看課題數,而看在中國發展的重大問題上能否提出建設性意見,在人類學科發展的經典問題上能否發出獨特聲音,是否有自己提出的原創性知識而非追隨國外學者或風口。

長聘教授委員會會議的質量體現了學術共同體文化的建設水平,認真、客觀、公正地進行學術評價是每一位長聘教授委員會委員的責任。《辦法》首次對長聘教授委員會的會議時長、內容等進行了具體的規定,並要求委員有義務對閉門會議討論內容保密。

試點實施以來,院系長聘教授委員會會議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討論內容更豐富了,當場討論當場投票變成了閉門會議後表達更自由充分了,每個人的參與感更強了,學術共同體在學術評價活動中的地位和作用顯著提升。

如今,清華大學正處在新百年發展的重要時期,在重要的時刻要做重要的事情。邱勇指出,完善學術評價制度是清華進一步提升辦學水平,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的一項重要任務,不可迴避,也繞不開。“明代思想家王陽明講‘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現在是談認識的時候,也是需要形成共識的時候,更是採取行動的時候。”

“我們要行動起來,完善學術評價制度,推動學術發展,促進學術水平的持續提升。”邱勇説。

未來,清華大學將繼續加大力度,在執行過程中不斷修改完善學術評價制度,致力於學術共同體建設,本着追求學術本真的初心,在實踐中不斷鞏固破五唯的勝利果實,打造一流的學術生態和學術文化。

編輯:張靜 陳曉豔

審核:李晨暉

2021年03月15日 13:38:51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